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華南“731部隊”遺址:地下人骨層長達100多米

                    2018年10月20日 08:46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參與互動 

                      消失的遺址:追尋華南“731部隊”的歷史證據

                      “對731部隊一開始也是證據不足,花了十幾年時間,去了日本無數次,

                      才搜集足夠證據形成鐵證,你們也應該這樣。”

                    1938年10月12日,波字8604部隊在廣東大亞灣登陸,31日抵達廣州,在原中山大學醫學院(當時該校已撤往后方)設置本部,對外稱華南防疫給水部,屬華南派遣軍司令部直轄。圖/受訪者提供
                    1938年10月12日,波字8604部隊在廣東大亞灣登陸,31日抵達廣州,在原中山大學醫學院(當時該校已撤往后方)設置本部,對外稱華南防疫給水部,屬華南派遣軍司令部直轄。圖/受訪者提供

                      本刊記者/宋春丹

                      華南理工大學新聞學院教授譚元亨堅信,抗戰時,日軍“8604部隊”在華南進行細菌戰導致的受害死亡人數超過10萬。

                      同樣從事這段歷史發掘和研究的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沙東迅、香港抗戰歷史研究會會長吳軍捷等人對這個數字持保留態度。沙東迅認為,應該是數千人。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文化部原副部長、國家文物局原局長勵小捷2017年考察南石頭遺址(即“8604部隊”活動遺址)時說:“廣東省文物局有條件、有技術、有經費去做這件事,應該你們去做,而不是這些民間團體當運動員,你們當裁判,這本來就是政府的事。對731部隊一開始也是證據不足,花了十幾年時間,去了日本無數次,才搜集足夠證據形成鐵證,你們也應該這樣。”

                      他還提醒吳軍捷等人要抓緊,在商業開發到來之前的時間窗口進行調查。但商業開發的動作,比人們預料的來得更快。

                      今年9月27日一大早,譚元亨叫上廣州大學建筑學教授楊宏烈一起去南石頭遺址,準備畫草圖,以制定保護方案。結果,看到了十多臺推土機同時作業的破拆場面。

                      沙東迅、譚元亨和吳軍捷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將繼續關注和呼吁,爭取將民間聲音反映到高層,讓華南細菌戰遺址像731遺址一樣得到發掘和保護,讓歷史真相像南京大屠殺一樣得到充分揭露。

                      尋找8604部隊

                      沙東迅的調查開始于1994年初。

                      那年1月,他所在的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歷史所收到了來自中國抗日戰爭史學會與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的一封公函。

                      函中說,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計劃出版一套抗日戰爭史叢書,其中的《侵華日軍的細菌戰》由軍事醫學科學院教授郭成周、廖應昌負責編寫。現在知道日軍曾有波字8604細菌部隊,又稱華南防疫給水部隊,設在廣州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但詳情不清楚,希望他們參與這一項目。

                      由于沙東迅正在參與《廣東通史》中有關廣東抗戰部分的主編與撰寫,這項任務就落到了他身上。

                      唯一的線索,是郭成周和廖應昌來信中所附的兩頁復印紙。上面是日本《戰爭責任研究》季刊1993年總第2號上刊登的伊香俊哉作的《舊日本軍細菌戰部隊關系圖》,提到了“波字第8604部隊”,旁有說明:日軍在廣州灘石頭設有檢疫所,在此使用細菌毒害來自香港的大批難民。

                      沙東迅搞了30多年廣東近現代歷史研究,從未聽說過此事。他用了兩三個月的時間,訪問了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抗戰時期叫“中山大學醫學院”),走訪了幾十位老人,沒有找到一條有用的資料。

                      不久后,他又收到郭成周的來信,信中附有原8604部隊一位班長丸山茂畫的兩幅草圖。這些資料是日本731全國展主席渡邊登等人寄來的。

                      1993年,丸山茂在東京參觀731部隊的罪行展覽后,首次在座談會上打破50多年的沉寂,出來揭露自己所了解的“日軍大量屠殺香港難民的細菌戰”的情況。

                      他介紹,當時他是日本華南派遣軍波字第8604部隊第一課細菌檢索班兵長,部隊對外稱是“華南防疫給水部”,部隊長是佐藤俊二。這個師團級單位配備了800~1100多名專業人員,其中專業將校100人,下設總務課、第一課、第二課、第三課、第四課和第五課共6個課。

                      獲得了這些新線索后,沙東迅再次來到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經校方介紹,訪到了長期在該校工作的副主任技師明華生。

                      明華生回憶,他50年代初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藥物研究所發現了寫著“波字××××部隊”(號碼不記得了)等字樣的椅子,聽說是日本搞細菌戰用的東西。他還帶著沙東迅去藥物研究所看了那張舊椅子,拍了照片。沙東迅還在那里發現了一個舊的鑲玻璃的醫用鐵柜(之后電教組又發現同樣的一個),后來經丸山茂考察證實,這是從東京運來的。

                      明華生還給沙東迅介紹了該校時任行政科長徐球。徐球在日占時期年紀還小,家就住在中山醫學院后面,常看到穿白大褂、像醫生一樣的日本人出入。有些地方還用鐵絲網圍住,非常神秘,嚴禁無關人員進入。

                      中山醫科大學圖書館退休返聘研究館員郭家鑄說,圖書館里曾堆積了許多日文書刊,其中日文細菌書刊特別多,可惜解放后被當作舊書清理了。

                      沙東迅認為,這些線索與丸山茂繪制的簡圖基本吻合,可以認定中山醫學院及其附近地方就是8604部隊的大本營。

                      沙東迅到廣州市檔案館查閱日偽檔案,找到兩份封面沒有字的卷宗,經申請才獲準拆開查看。這是兩份不完整的日文統計圖表,名為《廣東省敵地區急性傳染病統計表》和《華南傳染病發生概見圖》,由8604部隊編印。每次日本人來華,都會請求拍攝這份檔案。

                    丸山茂的文章發表后在日本朝野引起了轟動,有人質疑他的文章是偽造的,為此丸山茂本人(圖中)于1995年7月下旬親自到廣州進行核實并熟練指認出舊地。圖/受訪者提供
                    丸山茂的文章發表后在日本朝野引起了轟動,有人質疑他的文章是偽造的,為此丸山茂本人(圖中)于1995年7月下旬親自到廣州進行核實并熟練指認出舊地。圖/受訪者提供

                      尋訪幸存者

                      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譚元亨也是因為抗戰勝利50周年的機緣開始接觸到華南細菌戰的。

                      那時,廣州電視臺文學部主任沈冠琪找到他,共同籌劃一個抗戰題材的劇本。沈冠琪提供了一份日文原稿《走向戰爭都是罪惡》,譚元亨找朋友譯出得知,一位名叫丸山茂的日本老兵揭發,日軍曾在廣州“灘石頭”實施過細菌戰,殺害了不少粵港難民。

                      因經費問題等原因,該劇沒有拍成,但譚元亨卻對這段史實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他和沙東迅也因此相識(沙曾被聘為該劇顧問),各自調查,互有交流。

                      丸山茂的證言提到:1942年4月的一天,他和另兩名同事被派到廣州灘石頭收容所做瘧疾調查。收容所日軍所長的場守喜把他帶到珠江邊沒人的地方,鄭重地說,香港來的難民太多,收容所已人滿為患,上面命令用細菌殺死他們。“任務落到了我的頭上,我直接聽取部隊長的口頭命令,并發誓不把事情對外張揚。”

                      他在收容所的四口水井內投放了傷寒菌、副傷寒菌,但因難民比較注意不喝生水,只喝開水、吃煮過的食物,投放細菌沒明顯效果。8604部隊長派飛機去東京軍醫學校取來腸炎沙門氏菌,讓他投放。他先在廚房把煮好的熱粥放涼一點,再放入細菌,在當地工作人員還沒來上班之前,把粥送進難民營。

                      沙門氏菌會造成急性食物中毒,發病迅速,當時沒有特效藥,死亡率很高。當天夜里,就開始出現病人,高燒、腹瀉、吐水,直至死亡。

                      經過研究,沙東迅和譚元亨都確定,“灘石頭”就是“南石頭”,現名南石西村,最初為“南石頭懲戒場”,抗戰初期改為“廣東省南石頭難民收容所”。

                      沙東迅在南石西村居委會的幫助下,找到了幾位知情人,召開了座談會。譚元亨也帶著學生,后來又帶領調研小組和攝制組,走訪了一些幸存者。

                      他們了解到,當年難民所里流傳著這樣的民謠:籠中鳥,難高飛,不食味粥肚又饑。肚痛必疴無藥止,一定死落化骨池。

                      流浪兒馮慶章(后改名馮奇)曾被拉進難民營,他看到很多香港難民拉肚子,嘔吐,有時一天死二三十人,有時上百人。

                      難民所建了兩個并排的化尸池,每個約20平方米,高約4米。因尸體太多來不及處理,日軍令難民所出面雇了6名搬尸工,廣州造紙廠老工人蕭錚的父親就是其中之一。他們用三張帆布床和一輛板車把尸體裝運到附近的南箕路一帶掩埋,有的還有呼吸,等于活埋。

                      當地居民鐘瑞榮回憶,當時先挖開一道深溝,尸體填滿后,就在旁邊再掘另一道深溝,新泥土用于覆蓋前面的尸體。等尸體化解、塌陷下去,再鋪上另一層。他說,如果南石頭村的舊樓拆建,地下一定還會發現更多的尸骨。

                      50年代初曾任廣州造紙廠基建負責人的梁時暢是第一個發現這些遺骨的。1953年,他在南石頭鄧崗(即現在南箕路北段)建職工樓,發現路兩側地下遍布殘缺不全的人骨,色白,很脆,似是久經風化。越往下挖,人骨越密,層層重疊,人骨堆積的厚度在20~40厘米,每層間隔30厘米厚的黃土,一直延續到2米多深的地下。人骨層長達100多米。

                      曾參與職工樓施工的民工隊長曾丘模回憶,80年代在南箕路兩邊挖第一、二、三棟宿舍墻基時,挖出尸骨總數超400具,后來由他經手用石灣陶瓷壇子和一些大塑膠編織袋裝起,分三批運往赤泥鎮和增城小樓鎮秀水村山上安放。

                      “大眼雞”的不歸路

                      沙東迅和譚元亨都認為,8604部隊細菌戰的受害者,有相當一部分是從香港回到廣州的難民。

                      1941年圣誕節,守衛香港的英軍投降,日軍開進了九龍、港島。這時,香港人口為160萬。盡管城中有可支持全港抵抗數年的糧食儲備,但全部作為軍糧被日軍運走。1942年1月,日軍開始在香港、九龍征收糧食和物資,市民深受缺糧之苦。

                      不久后,香港軍政廳頒布華人疏散方案,實施“歸鄉政策”,許諾給回鄉的市民發糧,定出只可保留各種勞工、造船工人、船員、有恒產者、種地農民及其他軍隊認可的人員60萬人。為了鼓勵港民歸鄉,日軍還特別設立了歸鄉指導所。

                      在被發給少得可憐的一點米后,成批成批的港人被趕離。僅在1942年頭幾個月,便驅離了46萬人。到了1943年,因糧食更加困難,歸鄉政策的執行變得更為嚴厲,憲兵隊甚至當街隨意抓人,強行押解出境。香港城內,貼滿了“限期歸鄉”告示。

                      香港淪陷后的3年零8個月中,先后有104萬香港難民迫于生計回到內地。回鄉路線有三條:東線,由香港經九龍半島,越過深圳河,從內地進入廣東(走這條線的人最多);西線,從香港坐船經澳門,從珠海進入廣東;中線,從香港坐船繞過大嶼山,從珠江口進入廣州(從中線逃回的難民起碼有幾萬人)。

                      譚元亨曾去香港查閱資料。他拿出一張1942年初的香港舊報紙,上有題為《第十九批歸僑昨晨啟程》的報道:

                      (本港消息)關于港僑歸鄉,在歸鄉指導委員會指導辦理下,由水路歸鄉者,迄至前日止共達十八批,而第十九批,亦已于昨日晨成行,茲特務情分志如下。

                      第十九批啟程。查昨晨啟行者,只渣甸碼頭唐泉灣一線,是晨因歸僑過于擠擁,歸鄉指導委員會乃增加載運船只,計是晨成行歸僑,約五千余人,由帆船十艘及大型汽船一艘載運,而各帆船則由小輪兩艘拖帶,于昨晨九時許啟程,關于歸僑乏保護與糧食等,均與前無異。

                      這些船只少量為客輪,大多為木帆船,船頭上畫著兩只眼睛,俗稱“大眼雞”。南石頭村村民鐘瑞榮記得,船密密麻麻,把整個江面都蓋住了,數都數不清。

                      廣州南石頭難民營,就設在船航行的終點。江面兩岸,有車歪炮臺與鎮南炮臺。當年,孫中山永豐艦蒙難,被困白鵝潭,就是從這里突圍的。

                      一部分船只在南石頭附近江面被堵截,香港難民被要求下船,往肛門插針“檢疫”,方可放行。如果經檢疫被認為有問題,就會被拉進日軍粵港海關海港檢疫所的傳染病室。一些人被帶走,不知所終,大多數人被投入了檢疫所一側的難民所。難民所本來容量1000人,每每擠進5000多人,人滿為患,緊靠難民所的鎮南炮臺里也塞滿了人。

                      1994年夏天,沙東迅在幾家媒體上發表了揭露日軍在粵細菌戰的文章。10月,寫成《日軍在廣東進行細菌戰情況的調查報告》。

                      他在報告中寫道:從1939年日軍波字8604部隊在廣州編成起,正式宣告日軍在粵秘密地進行細菌戰。其大本營設在原中山大學醫學院的圖書館及其附近地方。其中,廣州南石頭難民收容所是該部隊在廣東進行細菌戰最嚴重的地方,殺害了大批香港和廣東難民。

                      在報告的小結部分,他提議,為受害者樹立紀念碑,建立日軍罪行陳列室,將相關地方定為歷史文物保護單位。

                    日本方面鼓勵港民歸鄉,并特別設立歸鄉指導所。圖/受訪者提供
                    日本方面鼓勵港民歸鄉,并特別設立歸鄉指導所。圖/受訪者提供

                      日本調查攝制組來華

                      1994年8月,日本民間組織通過翻譯轉告沙東迅,想來廣東實地調查8604部隊細菌戰的情況,希望得到協助。

                      10月31日,以日本電影《侵略》上映全國聯絡會成員、日本郵政局職員糟川良谷為團長、該會成員佐野雅之、《朝日新聞》記者本田大次郎、共同社記者中島啟明為團員的日本民間調查團抵達廣東。廣東省友協派出了日語翻譯。

                      四天時間里,沙東迅陪調查團走訪了廣州、佛山、番禺等地。調查團最后得出結論:從事細菌研究的波字8604部隊在廣州曾秘密殺害大批難民。

                      調查團返回日本后,沙東迅收到了幾份日本媒體報道此事的復印件,但他始終沒有看到日本當局和政界對此事的表態。

                      丸山茂的證詞在日本公開發表后,他本人受到了很大壓力,被質疑證詞是偽造的。為此,東京朝日電視臺委托ASCOM株式會社派出調查攝制組來廣東調查真相,拍攝紀錄片。

                      1995年7月24日,丸山茂、糟川良谷和攝制組抵達廣州。按照約定,全程由丸山茂帶路說明,旁人只看不插嘴。

                      7月26日上午,攝制組來到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78歲的丸山茂帶著心臟起搏器,步履蹣跚,逐一指證。走到運動場附近,他指著一棟樓說:“這里就是當年8604部隊第四課最為機密、戒備最為森嚴的從事培養鼠疫菌與進行病體解剖的實驗室。”

                      當天下午,攝制組來到廣東省博物館,丸山茂看到即將開幕的廣東抗日史跡展覽時掉了眼淚,在留言簿上用日文寫下:人們本來應該用石頭來打我,可是卻用寬闊的胸懷來歡迎我。

                      攝制組還走訪了南石頭難民所舊址。這里已經變成了廣州摩托集團公司,偽粵港海關海港檢疫所的一部分已變成了廣州市公安局水上派出所的職工宿舍。

                      7月28日晚,廣東省外事辦在中國大酒店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經過此次調查攝制,證實了沙東迅的研究成果可以打98分。并宣布,8月將有一批中國受害者到日本尋求賠償,日本律師將組團免費為中國受害者服務(但未有下文)。

                      糟川良谷向沙東迅提供了一份4000字的《對井上睦雄的調查訪問記錄》,并委托他譯成中文公開發表。

                      戰后,8604部隊的部分成員組成了戰友會,戰友會內部規定,不準對外泄露這段歷史。糟川良谷經過一番艱苦的游說,才讓8604部隊老兵井上睦雄開了口。調查攝制組來華前,7月20日,井上睦雄講述了當年在廣州親歷的情況。

                      他說:“我1943年2月隨部隊進駐原中山大學醫學院,被分配到第四課病理解剖班。第四課還有昆蟲班、瘧疾班。昆蟲班主要從事鼠疫跳蚤的培養,瘧疾班從事馬、豬、雞的霍亂研究。我所屬的病理解剖班里,解剖開刀者是病理班班長橋本敬佑,其余的人是助手。橋本解剖尸體的內臟時,我們同時切開頭蓋骨。病理班多時每天得到四五具尸體,一天的時間都解剖不完。被解剖的尸體里男性居多,也有少數女性、小孩和老人,還有被稱作中國間諜的人(注:可能是抗日游擊隊員)。病理解剖時一看就知道那種尸體的額頭是遭到了日本憲兵隊槍擊的。額頭有時即使被子彈擊中而引起腦震蕩但不致死,確切地說,那是活體,心臟仍在跳動,為了止血用鉗子鉗住血管。把血管拉出來在顯微鏡下觀看,只見紅血球和白血球都聚攏成簇,心臟跳動時它們就滾動。地下室里有浸尸體的水槽和很多用福爾馬林浸泡、裝在壇子或大瓶子里的頭顱、內臟標本,被解剖的人有50個以上。”

                      “我記得1944年空襲變得激烈前接到增產命令:鼠疫跳蚤每月需要10公斤,就得生產15公斤。空襲開始后,如果美軍不久在中國南海岸登陸,這種鼠疫戰將發揮最大作用。”

                      1995年夏,廣州造紙廠批了經費,在南箕路東邊融園附近的水塔下建造了“粵港難民之墓”。墓碑后面,注明死亡人數為數千人。

                      11月5日,丸山茂以參加旅行團的方式,再次來到廣州,在沙東迅、郭成周及省外辦翻譯和幾位記者陪同下,專程來到“粵港難民之墓”前祭拜。

                      來廣州之前,丸山茂在日本一家幼兒園和一家保育院放錄像講述了日軍在粵的細菌戰,教師和孩子們為他折了2450只彩色紙鶴。

                      拜祭時,天下起了小雨。丸山茂以自己和糟川良谷的名義敬獻了寫著“日中友好,永不再戰”的花圈。他穿著黑西裝、打著黑領帶,胸前掛著從日本帶來的纖錦飾,點燃了香燭,在墓前誦讀經文,流淚跪拜。

                      他還專門剃了光頭。他說,日本人有個習慣,做了壞事要謝罪認錯,就要剃光頭。

                      化骨池舊址消失

                      1997年12月,沙東迅應香港京港學術中心的邀請,到香港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調查訪問,還與香港紀念抗日受難同胞聯合會的一些成員去訪問了老人,但是沒有查到與日本細菌戰直接有關的資料。

                      2016年,香港抗戰歷史研究會會長吳軍捷與譚元亨和沙東迅長談了幾次之后認為,細菌戰之事屬實。香港抗戰歷史研究會開始正式介入此事。

                      時任廣東省省長朱小丹批示,此事關系香港,指示廣州市委研究粵港合作建設南石頭難民營紀念館事。香港抗戰歷史研究會與廣州市委宣傳部開了多次會,最后的說法是,請文物部門調查,由海珠區負責組織專家隊伍。

                      2017年3月,23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出《關于建立廣州南石頭侵華日軍細菌武器大屠殺紀念館的提案》。2018年廣州市兩會上,廣州市政協委員和文史資料委員會遞交了相關提案,建議可以先建設抗戰時期廣州南石頭粵港難民遺址紀念館。

                      海珠區政府回復,南石頭街發現尚存的遺址共計7處。其中,侵華日軍華南防疫給水部遺址于2002年被公布為廣州市登記保護文物單位,其余6處遺址文物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研究是否認定為文物。

                      這六處遺址據認為是日軍防疫所醫務人員宿舍、日軍防疫所醫務人員食堂、難民所廚房、難民所所長辦公室和住宅、難民所的一段圍墻和難民所化骨池所在地,分布在南石西新二街、興隆大街等處。

                      海珠區政府表示,根據相關要求,建立紀念館申報流程長難度大,不利于遺址保護工作。同時,目前證明南石頭抗日戰爭遺存的資料及歷史證據資料仍比較缺乏,建議由市文物保護部門牽頭,加強保護和研究。

                      2018年9月19日,《廣州日報》對海珠區的上述回復作了報道。不久,荔灣區建筑公司受廠方委托,對位于南石頭難民營舊址的原廣汽摩托車集團建筑進行了破拆。對此,街道辦認為是“拆除違章建筑,動作不大”。

                      但吳軍捷、譚元亨用無人機航拍后發現,整個難民營遺址基本被拆了,6處待認定遺址,其中兩處位于這次拆除范圍內。唯一有歷史檔案記載的化骨池舊址、日軍曾放置細菌的水井已經消失。

                      2017年春節后,最后一位可尋的幸存者已經去世。目前,關于這一研究還沒有組成專家團隊,形成政府課題,研究者寥寥。因為沒有經費支持,條件有限,至今沒有人去日本調查。

                      《中國新聞周刊》2018年第39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李雨昕】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时时彩201809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