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國際豪華郵輪被中國大媽“吃跑了”?這個鍋大媽不背

                    2018年10月23日 08:00 來源:揚子晚報 參與互動 

                      國際豪華郵輪被大媽“吃”退中國?

                      紫牛記者調查發現餐食只占郵輪成本零頭,業內人士稱“這個鍋大媽不背”

                      劉瀏

                      2017年6月,世界三大豪華郵輪品牌諾唯真攜旗下“喜悅號”來到中國,身著船長制服的王力宏代言,涂裝華彩鳳凰的船身,上面的設備極盡豪華。然而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宣布喜悅號將于明年四月前往其他航線,兩年未滿便退出中國。近日一篇公眾號詳細寫出了體驗“喜悅號”看到的國人“陋習”,更認為是中國大媽的浪費,吃垮了“喜悅號”。紫牛新聞記者進行了調查,業內人士表示,郵輪餐食僅占運營成本百分比的個位數,可以說是零頭而已,在國內“水土不服”主要還是市場以及策略問題。 紫牛新聞記者 劉瀏

                      記者調查

                      網曝豪華郵輪被中國大媽“吃跑了”

                      從2005年第一艘國際豪華郵輪停靠在上海港開始,這種在世界上風靡了數十年的“海上流動度假村”旅行模式,開始在國內迅猛發展。2017年6月,有著50多年歷史的世界三大郵輪公司之一諾唯真進入中國,這也是首艘專為中國市場打造的創新型豪華郵輪“喜悅號”首航。

                      “喜悅號”從進入中國就打著“海上頭等艙”的旗號,最大載客量4930人,設有1925間奢華客房,率先推出的航程為三天、四天、五天及六天,覆蓋亞洲多個目的地。藝術家譚平先生為喜悅號郵輪創作船體畫,王力宏成為代言船長。然而和這艘郵輪的種種設定相比,它在中國的“服役”時間顯得短了些,第三季度諾唯真公司宣布“喜悅號”在國內將運營至明年4月份,隨后就將前往阿拉斯加航線。

                      近年來郵輪在中國來來去去并不罕見,但是近日一篇名為《震驚!諾唯真退出中國市場》在朋友圈廣為流傳。文中詳細記敘了作者乘坐“喜悅號”的經歷,觀察了不少中國人在郵輪上的細節,認為國人在免費餐廳將整盤的食物浪費,“特別是中國大媽大叔們,面對免費食物時喪失了所有矜持”。文中同時指出中老年游客幾乎不參與消費項目,“只浪費,不消費”讓這條航線難以為繼。

                      餐食只占郵輪成本零頭

                      國內某OTA網站郵輪產品負責人林先生告訴記者,對于所有的郵輪來說,餐食成本只是非常小的一塊,一般只占據5%到8%左右的比重。“而且餐食標準是可以靈活調整的,說一艘郵輪因為餐食成本導致運營不下去,只能說太不了解這個行業。”林先生表示,一趟郵輪之旅,郵輪公司支出的大頭是燃料成本、人員開支和交通支出。“還有一個可能超出其他任何支出的就是市場營銷,這個營銷是整體的,所以如果你擁有的郵輪數量多的話,分攤到每一航次上的成本比重就低,而不巧的是諾唯真公司在中國只有一艘喜悅號,所以不少項目的成本比其他郵輪公司要高。”

                      記者在一份諾唯真公司的財報數據上看到。2018年二季度食物成本在整體郵輪運營成本(不包括郵輪之外的市場營銷、公司運營等成本)中的比重,只有6.3%,約是燃油成本的一半,而占郵輪運營成本最大比重的是傭金和交通等支出(主要是傭金),占比28.96%,其次是勞動力支出,占比25.42%。從財報中還可以看出,諾唯真郵輪近年來已在減少食物成本的支出。

                      記者就這一問題聯系諾唯真公司,對方并未給出答復,不過諾唯真郵輪CEO曾在接受采訪時給出解釋,他稱“喜悅號駛離中國市場并最終定位于阿拉斯加航線,是因為公司更加看重歐美游客船上的二次消費能力。”

                      離開中國更多的還是利潤驅使

                      林先生認為,諾唯真公司將喜悅號撤離中國,而斥資5000萬美元改裝后前往阿拉斯加,完全是考慮到利潤的問題,而這艘豪華郵輪在國內確實有一定的“水土不服”。“近年來郵輪旅游產品在國內其實是一個供大于求的狀態,營銷方式也區別于國外,郵輪公司將艙位賣給代理商,包括OTA平臺、旅社和包船公司。艙位賣不掉的時候,從成本考慮就會出現低價拋售,一方面也是刺激需求,這種方式也一再拉低郵輪價格。”林先生認為,從喜悅號的定位來說是郵輪中相對較高的,但是定價高了在國內沒人買賬,定價低了又虧損。“據我所知,喜悅號在運營過程中是有降低部分標準的,但是反而又引起了一些維權和投訴,更增添了成本。”但他也表示,從服務行業來說,顧客永遠是對的,中國顧客的消費習慣沒有達到公司的預期,那也說明公司的戰略出了問題,而不能指責顧客不消費。

                      記者了解到,喜悅號離開中國并不意味著諾唯真公司離開中國市場,目前公司仍在國內拓展海外郵輪業務,同時也在考慮派另一艘郵輪來到中國補充產品線。

                      幕后揭秘

                      國內郵輪發展遇到瓶頸

                      今年首次出現航次下滑

                      在一份《2017-2018中國郵輪發展報告》中記者看到,2017年我國11大郵輪港共接待郵輪1181艘次,同比增長16.93%,其中從我國沿海城市出發的母港艘次1098個,同比增長18.45%,訪問港艘次83個,與2016年相同。全年共接待游客495.496萬人次,以中國游客為主的母港出入境游客478萬人次,增長11.40%;以境外游客為主的訪問港出入境游客17.496萬人次,減少37%。最新統計顯示,2018年1-8月份全國11個郵輪港口接待出入境郵輪旅客341.155萬人次,增長了5.5%,接待郵輪663個艘次,下降10%。其中,母港旅客331.271萬人次,增長7.2%,母港艘次619個,下降9%;訪問港旅客9.884萬人次,下降33%,訪問港艘次44個,下降32%。

                      中國郵輪發展專家委員會秘書長、《郵輪白皮書》編委會主任鄭煒航先生認為:相比較迅猛發展的過去五年,2017-2018年中國郵輪市場發生了顯著變化,旅客、航次增長緩慢了,隨著中國郵輪進入市場調整期,已經不再是隨意賺錢的時代。郵輪業界需要深入思考加大力度推動國際郵輪入境游、“郵輪目的地”理念傳播、岸上旅游行程改善、建立郵輪分級制度、中長航線開辟和本土郵輪發展等六個方面的重要議題。

                      林先生認為,各大郵輪公司涌入中國,給這塊原本相對空白的市場帶來了高速發展,但是也更快就到了一層天花板。“我國看似人口眾多,市場潛力巨大,但是也有特殊性,我們國家海岸線少,大部分國土面積和人口屬于內陸,對于郵輪旅行方式的接受程度還不高。”林先生告訴記者,“目前來看,我國沿海城市的郵輪客流開發已經有枯竭的勢頭,以往郵輪公司來到中國不需要怎么營銷就能賺錢一去不復返,接下來各大公司應該考慮如何在內陸城市打開市場,提供更優化的產品和便捷的服務。”

                      船上不文明現象還是少數

                      劉女士今年暑假和家人一起參加了“喜悅號”前往沖繩的旅行,在她看來,船上設施豪華、服務熱情,雖然價格略高于其他郵輪,還是非常值得一去的。“一次旅行數千名游客,確實會看到一些小處有不文明行為,但是總的來說,大部分中國乘客素質還是可以的。”劉女士告訴記者,郵輪上有數個餐廳,其中免費的餐廳就餐乘客最多,會有一些人早早地去占位,一直吃很久,還會帶一些到房間,個別人也有最后一天把食物帶下船的。

                      “網文中說的每桌都有整盤食物浪費,說的太夸張了。”劉女士介紹,“船上的演出廳,偶爾也有占座現象,不過現場有工作人員和導游提醒,秩序就要好一些了。”劉女士認為,船上的主題就是吃和玩,難免在相同時段出現排隊現象,只要工作人員指引得當,適度提醒,不文明只是個別現象,占的比例很低。

                      工作不如表面光鮮

                      今年不少“海乘”離職了

                      拿著不菲的薪水,跟著郵輪環游世界,對于郵輪上的工作人員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美好印象。類似空乘,郵輪上的工作人員被稱作“海乘”,南京小伙小陳便是國內某郵輪公司的一名“海乘”。他告訴記者,這份工作看起來比較光鮮,實則十分辛苦,近年隨著郵輪業發展增速放緩,不少同事也出現離職現象。

                      “發發朋友圈到了這里那里,每天在藍天白云的大海上,可能是給別人看到的最好的一面了,其實我們每天工作非常辛苦,當它成為一項工作,其實毫無樂趣可言。”小陳旅游專業畢業后,由于英語不錯想嘗試更多不同的生活,便找了中介面試郵輪工作。“根據英語能力,個性不同,郵輪上崗位也不同。房間服務最為辛苦,如果能爭取到酒吧餐廳或者免稅店工作相對會好一些。應聘郵輪工作有專業的中介公司,會收取一定的費用,然后進行一段時間的培訓,從找中介到上船開始服務,大概每個人要花費3萬元左右。”

                      小陳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船上工作的工資也并不算高,萬元左右的工資,經常超過10個小時的工作,加上一年的大部分時間在海上,其實這份工作遠沒有在自己家鄉找一份工作性價比高。“不少年輕人是為了鍛煉自己,有的人是為了接觸更多的人打開視野,才會選擇這份工作,而如果單純覺得會有高薪或者能周游世界,那真的是太天真了。”小陳說,他身邊有的同事干了幾個月就辭職了,今年離職現象尤為明顯,主要是覺得薪水無法滿足要求,“海乘”這份職業比其他職業流動性要大一些。

                    【編輯:白嘉懿】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时时彩20180922018